童笙听着他这话,心口的地方竟有丝软软的。

他将雷瑾言的头抬了起来,很是认真地瞧着他的脸。

不过两天的时间,男人英俊的脸上便显示出了一丝憔悴,因为生病的原因,唇有些泛白,但是那双幽深眸子里面绽放出来的欣喜的光芒却没有变化。

童笙忍不住微微勾住了唇,然后伸手摸了下他有些扎手的下巴,轻轻地道了句,“还好,你也没事。”

两人也算是脱离危险了,童笙马上便想到了他的父亲,这两天的时间都没有联系,加上自己也没有回去,手机丢了的原因,谁都不知道他的情况,他爸大概是要急死了。

童笙想着给他爸打个电话报个平安的。

“你要不要也跟陈益说下,你这个总裁突然间消失无踪,他大概也是着急的不得了。”

随后童笙给他爸打电话,而雷瑾言则是跟陈益打去了电话。

童笙这边电话通了的时候,这童父听到他的声音,激动的差点没叫出来了。

“乖乖,你这两天去哪里了啊,我一直打你电话,都打不通,公司那边也没有人知道你的情况,我跟你叔叔都急死了。”

童父说着,这声音都要哽咽了,看来是真的着急。

童笙瞧他爸这样免不得心里有些愧疚了,“爸,你别这样,我没事,这会好的很呢!”

“那你这两天干嘛都不接电话啊,你人在哪里啊?”

“我们遇到一些意外了。”童笙说着便将这两天遇到的事情跟童父说了。

童父一听这心便跟着提了起来,“看样子,是有人想要对付你们啊,你们是得罪什么人了吗?”

“不知道啊,我一直想,都没有想出来。”

“等着,我待会就跟你季叔叔说,让他立即接你们回来。乖乖,你们现在真的安全吗?要不要去找些当地的警察先确保下你们的安全?”童父还是有些不放心,若是这会有可能的话他都恨不得马上飞到童笙身边了。

“爸爸,不用的,那些人肯定以为我们活不了,哪里会知道我们被救了,而且我现在所在的这个村子应该算是挺偏僻的,不会有人会猜到我们会在这里的,爸爸这两天不是就派人来接我们了吗?那我们等等就是了,不会有事情的。”

童笙说了许久,这童父才终于放下心里的那些担忧,又说了好久,这才依依不舍地挂了电话。

童笙挂完电话的时候,雷瑾言早已经跟陈益通了电话。

看着雷瑾言那似笑非笑的样子,童笙忍不住说了句,“我爸爸他就是这样,只要不在我身边,就各种担心。”

“可是他是真的对你好啊,你都不知道以前看你爸对你那关心的样子,我都有些嫉妒了。”雷瑾言说着便忍不住想起他的家庭。

以前在童家的时候,看到的最多的就是童父总是当童笙是宝贝一般,在后面看着,就怕他会磕着碰着,那一声声乖乖的叫着,那眼神大概温柔的,让他觉得这世界上再也找不出第二个这么溺爱着自己孩子的父亲了吧!

再反观他家,他父亲的歇斯底里,还有母亲的冷漠,让他的童年根本就感受不到一丝的温暖。

如果当初他没有去童家,大概永远都不会明白活着是有多悲哀,有多不幸。

他不得不承认,他是真的很羡慕童笙的,即便他的母亲不在,但是他的父亲却给了他不知道多出多少倍的温情。

也正是因为这些温情,才让他不知不觉间怯懦了。

童笙应该是要得到最好的才是,而他却不知道自己能不能给得起这些。

他害怕了,所以从一开始便选择了斩断所有的可能,只要不付出,不开始,那么一切都不用担心发生了,只是他没有想到,事情发展到最后,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

只要想想,他有可能失去了童笙,他心里便有些控制不住地抽痛。

不过还好,事情还没有发展到最无法接受的地步,他的童笙依然还在他触手可及的地方,即便还得不到他想到的,他觉得自己也该是满足了。

童笙听了他这话,随意地摆摆手,“我都多大了,我爸就是瞎操心。对了你公司那边怎么样?没事吧!”

雷瑾言想起刚才陈益跟他说的那些话,只是沉默了下,但是却没有将实情告诉童笙。

“有陈益在的,不会怎么样的,你爸他什么时候来接你?”

“大概就这两天吧,如果可以他大概马上就飞到我身边将我接回去吧!其实我觉得这地方不错的,大城市虽然方便,要什么有什么,但是绝对没有这份安详跟宁静,我觉得就是这里的空气闻着都觉得舒服的,要是能多住几天也是不错的选择啊!”

“那要不让你把先别来接你了,我们在这多住几天怎么样?”

童笙听了这话,马上就心动了。

随后他又跟他爸打了电话,表示自己要留几天再回去的打算,这童父虽然有些着急,但是瞧着童笙开心,他也就没有意见了。

而他们没有那么早回去,还有一个人很高兴。

“你们真的会多呆一段时间再回去吗?”赵大叔的女儿赵佳佳一听到他们说想留下来几天,这一张脸笑的都有些合不上了。

童笙倒是有些纳闷了,这小姑娘跟他们非亲非故的,至于这么高兴吗?

“是啊,我们觉得这里环境好,想着多住几天。”

“刚好了,雷大哥也能在这边养养病,雷大哥你现在虽然看着像是没事了,但还是彻底养好了才好,不然的话以后很容易造成病根的。我们这里虽然你们大城市那么多娱乐的,但是真的很不错的,等过两天雷大哥身体没问题了,我可以当向导,带你去看看周围的美景。”

赵佳佳笑意连连,这眼睛一直盯在雷瑾言的身上,一开始童笙没有注意,也不觉得有什么问题,但是后来仔细瞧之后,他心里便有些明白了,原来这小姑娘是看上雷瑾言了啊!

等到赵佳佳走之后,雷瑾言便拉着童笙道:“我身体没有什么问题的,要不我们明天就去周围转转怎么样?”

没想到童笙直接抽了自己的手,然后很是酸溜溜地来了句,“还是别了,人家小姑娘还等着跟你一起去的,我要是跟着了,你们两要是想来点啥,不是不方便了吗?”